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注册 忘记密码?
手机版 关注微信
返回顶部 在线留言
您现在位置:陕北网 >> 陕北文化 >> 陕北历史 >> 浏览文章

毛泽东三改肖劲光电文:档案中的延安反顽斗争

2010-5-9 0:00:00 来源:人民政协报 作者:未知点击数(0)已有0人评论 加入收藏

图:1939年肖劲光(中)与莫文骅、曹里怀在延安

      肖劲光在延安,在毛主席直接领导下工作了8年之久,这是他一生中受主席教诲最经常的一个时期。50年后,我们在中央档案馆里见到了这些文稿,并从中选3篇以飨读者。

      一改电文

      赵老五一伙是陕北的惯匪,多年来盘踞在靠近宁夏的甜水堡一带,经我军打击后,收敛了一段时间。1939年11月底,又突然带领匪徒,攻入我环县城内,烧杀抢掠,手段极其残忍,严重破坏了边区的治安,一时间使边区人心惶惶。肖劲光得知此事后,立即打电报询问国民党宁夏省主席马鸿逵,问赵老五是否属于他管辖。两天后,马鸿逵回电报说与他无关。肖劲光准备出兵围剿时,马鸿逵又派来个参谋进行调解,表示赵老五是兰州国民党第八战区司令长官朱绍良所委派的“游击司令”。一个远近闻名的土匪头子,竟然成了国民党的“游击司令”,这件事情说奇怪其实也不奇怪,在旧社会本来就有“兵匪一家”的说法,赵老五有枪就是草头王,投靠朱绍良是有可能的。肖劲光知道这位参谋说的不会没有根据,但为了促使国民党军队不要和土匪搞在一起,并给朱绍良留面子,尽力争取他们抗日,肖劲光以八路军后方留守处主任的名义,致电马鸿逵,请他管理一下赵老五。电报写好后,肖劲光将电报送到毛主席处。毛泽东看完后,略加沉思修改道:“诚以如此积匪,朱长官必不收编,必系该匪冒称无疑,请尊处万勿见信。”

      肖劲光知道,主席这样改是给朱绍良一个台阶下。

      二改电文

      1939年,国民党顽固派经常在陕甘宁边区搞摩擦,杀害我方人员,侵占我土地。用什么样的斗争方针,才最有效也最切实际呢?从其他根据地增调大军来夺回失地吗?不仅没有可能,相反还可能给顽固派大举进攻边区造成借口,于边区,于团结抗战都不利。最有效的办法还是从政治上彻底揭露顽固派的倒行逆施。

      于是,一场声势浩大的宣传战开始了。除了以肖劲光的名义连续给朱绍良发了许多份急电,几次给蒋介石、孔祥熙、陈诚、白崇禧、程潜等一大批国民党高级军政要员发出通电以外,报纸电台更是大声疾呼,同声谴责。八路军驻重庆、西安、兰州等地办事处的同志们,也多方奔走呼吁。通过这些办法,使全国人民很快就知道了顽固派在陇东干出的亲痛仇快的罪恶勾当,也使国民党感受到了巨大的政治压力。

      毛泽东在这场斗争中,曾字斟句酌地为肖劲光修改电文。从毛泽东修改和亲笔起草的电文中,肖劲光学到了毛泽东关于反摩擦斗争的一些重要策略思想。

      毛泽东在修改肖劲光的电文时,多次加上了这样一些话:“边区二十三县范围为蒋委员长所指定”,我军“对于原定二十三县并未越出雷池一步”。这样写理由很充分。边区二十三县是你老蒋亲口承认,又经过国民党的正式会议讨论才决定下来的。现在你又派兵来侵占,出尔反尔,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吗?

      在修改肖劲光给蒋介石等人的一份通电中,毛泽东曾反复推敲,最后改写成这样一段话:“目前日寇以师团之众大举西犯,柳林军渡相继失守,我河防部队正尽一切力量,予以痛击,连日战斗甚为激烈。大敌当前,覆舟堪惧,后方纷争,实属不宜再有。苟一方拼死杀敌于前,他方复乘机争夺于后,则不啻以刃资敌,前途危险,何堪设想?”这段话里的潜台词,是在警告顽固派不要继续与日伪勾结。既是对蒋介石进攻边区的揭露,也是对顽固派与日伪勾结的警告。

      在修改肖劲光致程潜、朱绍良的一份电文中,毛泽东加了“据闻一切行动均系根据新颁处理共党问题方案,下级不过照此方案执行而已”一句,点明下面的人制造摩擦,上面是有“根”的。这样写,给程潜、朱绍良一个台阶下,对分化瓦解敌人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毛泽东还在以肖劲光名义致程潜的一份电文中写道:“镇宁两城虽被袭占,无辜官兵虽被牺牲,下级人员虽极愤慨,然劲光至今未增一兵,无非体钧座之意旨,本团结之大义,力求和平解决之道。”“职意公平处理,撤兵为先,进占镇宁两城之兵不撤,即无以示诚意而服人心。专员钟意成实为肇祸之主谋,庆父不去,鲁难未已,施以撤惩,出自钧裁。”

      毛泽东的电文义正词严,字里行间,明白无误地表达了以大局为重,忍让为怀和原则问题决不含糊的坚定立场。

      在朱绍良答应派员调查后,毛泽东又认真细致地修改了肖劲光的复电,把原稿的语气改得比较缓和,并在旁边提示肖劲光:“此稿原文措辞太激,甚不相宜,故改正如此。”认真琢磨毛泽东修改的词句,对于怎样坚持原则性和灵活性相结合的斗争策略,肖劲光心中就更有数了。

      经过一番交涉斗争,朱绍良派了保安处参谋长李学模作代表,我方则派谢觉哉同志为代表,进行谈判。谢老德高望重,当时任陕甘宁边区参议会副议长。在这以前,他作为中共中央和毛主席的代表,曾在兰州领导八路军办事处先后有两年多时间,跟朱绍良等国民党高级军政人员都很熟。

      “二十三县是争,清夜扪心,能不为之汗颜乎?”通电要求全国军政领袖与各界人士主持公道,“痛国亡之无日,念团结之重要”;要求蒋介石国民党政府“惩办肇事祸首,取缔反共邪说,明令取消防制异党活动办法及处置共产党实施方案,制止军事行动,勿使局部事件日益扩大。”通电发出后,在全国引起了巨大反响。顽固分子跃跃欲试,疯狂叫嚣要“消灭边区”的言行,也不得不有所收敛。这样,国民党顽固派掀起的第一次反共高潮终于被击退了。

      三改电文

      抗日战争时期,邓宝珊及其手下当时驻榆林地区的国民党第二十二军军长高双成,都积极主张团结抗日,对我方比较友好。肖劲光到榆林拜访过他们。

      由于有这样两位友好的高级将领,陕甘宁边区北部地区的摩擦事件,就少得多了。有时,个别下级军官不大讲理,与我军发生了一些纠纷,也比较容易解决。例如,1939年冬天,邓宝珊所属的新十一旅第一团第三营一个姓宋的营长,率领士兵强占我驻定边县城的警二团所属骑兵营的三处营房,致使发生冲突。双方开枪打了起来,各有伤亡。我军骑兵营追到宋营营房内,并收缴了对方一部分枪支。两军对峙,剑拔弩张,各不相让,如不抓紧处理,很可能酿成一起极其严重的事件。

      肖劲光闻讯后,立即致电邓宝珊,根据警二团的报告,向邓宝珊通报了事件发生的经过。电文的最后有这样几句话:“恳请速电制止,将该营另调他处,以平公愤,并将敲诈人民贪赃枉法破坏团结制造分裂肇事凶犯之宋营长撤职严办,以惩刁顽,而维法纪。”

      毛泽东审阅电稿时,将这段话全部划掉,改写成:“事件发生谅系宋营长受人挑拨所致。现在事态颇为严重,敬恳我公速电制止该营长,勿再寻衅,然后查明事实,合理处置,并可否将该营另调他处。”

      毛泽东还在电稿的旁边加注,提醒肖劲光:“肖:后面口气太硬不好”。

      平常,对于邓宝珊将军,肖劲光还是把他同国民党的其他将领区别对待的;定边事件发生后,肖劲光正在气头上,所以使用了这样生硬的口气,直到毛泽东提醒他,肖劲光才认识到自己在意气用事。

      从这件事上,肖劲光深刻地感受到了自己对于毛泽东经常讲要努力争取中间势力,不同对象要区别对待等指示,还理解得不深。如果不是毛泽东把最后那些指责和带命令口气的话改得比较缓和,邓宝珊先生看了,很可能要勃然动怒,至少心里会不高兴,定边事件的处理,就可能节外生枝,迁延时日。

      事态的发展,完全证明了只有像毛泽东这样,把原则性和灵活性结合起来,才是解决问题的最有效办法。邓宝珊收到肖劲光的电报后,果然态度很友好,回电主张和平解决,并建议双方立即派代表到当地去查明处理。我方派贺晋年为代表,到达定边后,会见了邓宝珊派出的代表王参谋和当地驻军陈团长、徐县长等人。对方态度友好,召开了欢迎大会,并承认事情的发生,首先是因为他们自己的部队军纪败坏,领导无方,预先不通知,就占驻我营房造成的,表示要将宋营长调防,希望双方友好相处。贺晋年经过调查了解,事件确实是由于对方个别下级军官的不友好行为所引起,而不是来自上面有意制造的摩擦事件。现在双方意见基本一致,只是在“谁先开的第一枪”等个别问题上,各执一词。事情发生在黑夜,一时也难以查清。由于对方态度较好,我们就要更加严格地要求自己的部队,将收缴对方的枪支和其他物品,如数送还。同时要求部队认真总结一下这次事件的经验教训,看看以后处理类似事件,不用武装冲突,是否还有别的和平解决的办法。

      肖劲光在发给驻定边部队领导同志的一份电文中,陈述了这些意见。毛泽东在审阅这份电稿时批示:“很好,照发。”

      后来,肖劲光把贺晋年调查处理这一事件的详细情况,如实地向邓宝珊作了通报,并对他能够秉公处理,不使事态扩大的公正立场表示赞赏和感谢。

      毛泽东在审阅这份电报文稿时又作了批示,要肖劲光把这份电报迅速发给邓宝珊,很快了结了这一事件。就这样,在毛泽东的具体指导下,一场风波迅速地平静下来了。当国民党西安天水行营发来电报,要肖劲光报告定边事件的发生和处理经过时,肖劲光在回电中只用了“现已合理解决,和好如初”等几句简单的话,就算作了交待。

      国民党的新十一旅一直驻在三边地区。他们与当地我军长期相安无事。第一次反共高潮被粉碎后,我方突然得到情报,情报的内容是国民党的新二十六师何文鼎部被调南下,准备进攻边区。具体步骤是:该部先攻占边区的安边县,再攻占定边盐池,然后配合南边从关中北上的军队,南北夹击,会攻延安。显然,反共顽固派在酝酿着一个很大的阴谋。

      为了及时制止事态的发展,我党我军又开展了一次强大的宣传攻势。一方面向边区军民广泛揭露顽军的阴谋,动员大家提高警惕,严阵以待;另一方面给朱绍良、傅作义、邓宝珊、高双成、胡宗南、蒋鼎文等人,连续发出了十多份电报,大声疾呼,有的电报是用“万万火急”字样的特急电发出的。毛泽东在修改肖劲光起草的电文时,反复强调这样几点:一是指出这一阴谋如果付诸实施,“则不独三边糜烂势难避免,即国共关系亦难保不受严重之影响”;二是指出“三边地方安谧,无增兵之必要,粮草奇缺,无驻大军之可能,逆而行之,必有后患”;三是严正声明,“如何师不惜决裂,则敝部惟有坚持自卫立场”。鉴于形势严重,在展开宣传攻势的同时,毛泽东指示肖劲光,迅速把一支实力相当雄厚的部队调到三边一带,加强与对方抗衡的力量,并在致对方的电报中公开申明:何师无故南下,我军不得不防,这部分兵力调动,完全是为了自卫。如何师停止南下,我部也一定很快返防。对方见无机可乘,又自感理亏,加上邓宝珊、高双成等从中斡旋,又一次可能危及整个边区安全的阴谋,被有理、有利、有节地粉碎了。

0% (0)
0% (10)
关键字:
上一篇: 江青进延安真相:恰巧搭乘毛泽东坐的卡车
下一篇:国民党眼中的延安整风:从诋毁到借鉴经验以重振士气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留言- 人才招聘-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