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注册 忘记密码?
手机版 关注微信
返回顶部 在线留言
您现在位置:陕北网 >> 陕北文化 >> 陕北历史 >> 浏览文章

史海回眸:"红色牧师"董健吾的两次陕北之行

2009-1-21 0:00:00 来源:人民网 作者:未知点击数(0)已有0人评论 加入收藏

董健吾先生

资料图片:董健吾先生(图片来源:江门日报)

      董健吾是一位在中国共产党历史上,有突出贡献的早期共产党人。他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1927年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在上海,以圣彼得教堂主持牧师的身份为掩护,从事党的秘密活动。在中共中央特科负责人陈庚的直接领导下侦探敌情、掩护同志、处决叛徒,经历坎坷丰富,颇居传奇色彩。1936年,他变卖田产,在上海创办大同幼稚园,收养并保护烈士遗孤和中央领导人在上海的后代。毛泽东的两个儿子毛岸英、毛岸青以及蔡和森、彭湃、杨殷的儿子、恽代英和李立三的女儿都在大同幼稚园收养过。1936年,他两次受宋庆龄之托赴陕北,完成重要使命。长期以来,他利用牧师这一特殊身份出色地完成任务,是30年代上海隐蔽战线上的“红牧师”。

      1935年秋,红军长征到陕北后发表了《八一宣言》,号召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赢得全国各界的支持。丧权辱国的《塘沽协定》签定后,日本又炮制了华北五省的“自治”。蒋介石也感到日寇的欲壑难填。美英等西方国家为维护在华利益,也不愿蒋一味对日妥协,向他施加压力。特别是举国上下一致呼吁团结抗日,使蒋介石不得不考虑调整对共产党的政策,开始寻找与共产党接触的途径。

      蒋介石想到的一条渠道就是通过宋庆龄接通与中共的联系。于是派宋子文赴上海求见宋庆龄。为民族大业,宋庆龄欣然摒弃前嫌,对蒋介石的明智之举表示欢迎,答应为接通两党联系牵线。她与宋子文商量,决定派一名使者前往陕北,向中共中央传递讯息。

      派谁去陕北完成这一特殊使命呢?宋庆龄考虑再三,选中了牧师董健吾,1936年1月中旬的一天晚上,董健吾刚回到家.女儿董蕙芳就交给他一封信说:“这是孙夫人给你的。”董惠芳是上海地下党的交通员,在宋庆龄家做“小保母”。

      董健吾拆开一看,只短短一行字:请董先生到敝舍晤淡。

      第二天上午,董健吾到了宋庆龄寓所,寒暄过后。宋庆龄说:“请先生来,有件极重要的事托办”

      “什么事,孙夫人您说吧,我将尽力完成”董健吾爽快的说。

      “有先生这句话,我很放心、”宋庆龄随后交代说:“前两天,子文专程从南京来,说是奉最高当局之命。要我设法与中共联系,告诉中共领导人,国民党愿与中共商谈合作抗日之事,我已答应下来了,想请先生辛苦一趟,到陕北给中共领导人送信”。

      把这样重要的任务交给自己,是国母对自己的信任,董健吾激动得说:“很高兴接受孙夫人的委托,什么时侯动身?”

      “准备就绪后,即可启程。”宋庆龄停顿了一下说:“此次西北之行需严加保密,为了安全,请先生改名易姓,用什么名字,最好现在就能告诉我。” 

      董健吾想了想说:“叫周继吾吧” 

      “那就这样定了,烦先生明天晚上再来一次”

      第二天晚上,董建吾来到莫利爱路29号,宋庆龄把一张财政部的委任状交给他:“途中随带身边,如遇到特务纠缠及关卡盘查时,可将委任状出示。记住,先生已改名为周继吾。”董健吾展开一看,委任状上有“财政部西北经济专员周继吾”字样,是财政部部长孔祥熙签发的。宋庆龄又取出一封信、神色凝重地说“交给中共领袖毛泽东、周恩来。一路上一定要保藏好。到西安,可以找汉卿帮助。我知道汉卿的为人,只要是为抗日的事他会帮忙的。”宋庆龄很肯定的说。张学良时任西北剿共副司令。

      “孙夫人的话我都记住了”董健吾起身告辞。

      宋庆龄又谆谆叮咛:“先生这次西北之行,事关国家民族命运,非同小可.事情达成,益国非浅,望先生一路小心,预祝你成功。”

      “一定完成孙夫人的使命。”董健吾坚定的回答。

      第三天,董健吾从上海起程,开始了神秘的西北之行。因有财政部的委任状作护身符,一路上没有遇到多大麻烦,顺利到达古都西安。

      红军长征到陕北后,蒋介石令东北军、西北军紧紧包围了陕北苏区,无论是谁,没有剿共副司令张学良签发的特别通行证都不得放行。董健吾先找到时任西北禁烟处处长的老同学钟可托,在钟可托的引荐下见到张学良。

      他与张学良一见面,就开门见山地说:“无事不登三宝殿。今有一事相求.就是想通过副司令的防区去瓦窑堡。”

      “你说什么?”张学良吃惊地打量着对方。

      董健吾不紧不慢地说:“请副司令设法送我去见中共领袖毛泽东、周恩来。”

      张学良瞪着眼睛:“你敢到这里来提这样的要求”他一拍腰中的手枪,“就凭这一点,就可以把你拉出去抢毙。”

      董健吾莞尔一笑,“难道对日本人有杀父夺地之仇的张副司令,要杀一个为抗日而奔走的人吗?”

      张学良听董健吾说为抗日大业而来,口气缓和了下来:“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受谁的指派而来?”

      “奉孙夫人之命而来,给中共送信,谋求国共两党重修旧好,一致抗日”

      一听说宋庆龄的名字,张学良肃然起敬,忙问道:“是孙夫人派先生来见我的?孙夫人身体好吗?”

      “孙夫人身体很好,在沪上忙于抗日救亡运动,奔走呼号停止内战,团结御悔。临行时叮嘱我,去苏区如有困难时,可求助张副司令。”

      张学良兴奋地说:“孙夫人可谓了解我也,我张学良集国恨家仇于一身,就盼国共两党联合抗日这一天,只要是事关抗日的事,理当尽力。”

      “那就借用一下您的座机吧。”董健吾直率地说。

      “可以,就用我的飞机送先生去苏区”,少帅一句活拍板。

      “多谢副司令解燃眉之急。”

      “抗日救国,匹夫有责,何言一个谢字。”

      共同的目标,使两人成了知己。董健吾讲了许多张半良想知道的事,诸如中共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红军为使南京抗日愿作出让步,全国各地的抗日救亡运动等。少帅很感兴趣,边听边频频点头,只恨相见太晚。

      第二天,张学良亲自驾车把董健吾送到机场,并交绐他一封信“请转交中共领袖毛泽东,为我代致问候。”

      飞机在肤施(延安)降落,董健吾步出机舱,张学良的一个骑兵连护送他顺利通过了东北军防区,到一条三叉路口,骑兵连长说:“前面是无人地带,过了这无人地带,便是‘那边’了,卑职任务完成,该回去了,专员您走好。”

      “辛苦你们了,再会。”董健吾与军官握手道别。

      所谓无人地带,实际是把红、白隔开的中立区。董健吾走了五六个小时,没见一个人影。忽然昕到“站住,干什么的”一声吆喝,两个全副武装的红军战士挡住去路。“自几己人,有要事见你们的首长。”董健吾从容回答。

      他被领到了红军边防司令部,受到李景林司令员的热情接待。

      2月27日,董健吾终于到达目的地瓦窑堡。林伯渠、张云逸、等在城门口迎接他。

      第二天,林伯渠带着董健吾去见博古,博古告诉他,毛泽东、张闻天、彭德怀已率红军渡过黄河东征,在山西前线的石楼。周恩来已去了折家坪。宋成龄的信,由他以电报形式转达给毛泽东等领导人。

      董健吾考虑到往返石楼要好几天。想早日复上海复命。向博古淡了自己的想法;博古于是电告毛泽东。

      毛泽东尊重董健吾急于回沪复命的意见.与张闻天、彭德怀征求各方面意见后,联名给董健吾发了份电报。表明了中共中央的态度井提出建设性意见。电文如下:博古同志转董健吾兄:

       (甲)弟等十分欢迎南京当局觉悟与明智的表示,为联合全国力量抗日救国,弟等愿与南京当局开始具体实际之谈判。

       (乙)我兄复命南京时望恳切提出弟等之下列意见;一、停止一切内战,全国武装不分红白,一致抗日;二、组织国防政府与抗日联军;三、容许全国主力红军迅速集中河北,首先抵御日寇进攻;四、释放政治犯,容许人民政治自由;五、内政与经济上实行初步与必要的改革。

       (丙)同意我兄即返南京,以便迅速磋商大计。

      这是当时中共中央向国民党政府第一次提出联合抗日的具体谈判条件,可以说为日后的国共谈判奠定了基础。

      3月5日,董健吾带着中共中央密电,离开瓦窑堡。林伯渠把铸有镰月斧头的边区银币三枚及纸币一套交给他说:“这是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等送给孙夫人留作纪念的。”

      董健吾当天返回肤施,仍乘张学良座机返西安。少帅设家宴给他接风。

      两日后.董健吾风尘仆仆到了上海,走出火车站,就去莫利爱路29号,向宋庆龄复命,报告了西北之行经过。宋庆龄欣慰地说“先生是名副其实的架起国共两党再度合作桥梁的的信使。”

      两个多月后的一天晚上,董健吾又一次因宋庆龄之邀来到宋宅。

      宋庆龄笑着对他说:“最近陕北传来一信,苏区缺少医药,希望能派一医术高明的大夫前去。同时派一名西方记者同去,真实的报道苏区的情况,冲破国民党的新闻封锁,宣传中共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扩大红军的影向。

      董健吾问:“人选是否物色好?”

      宋庆龄说:“人选已经确定,一个是美国医生马海德,一个是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马海德现在上海,斯诺现在北京,前些天他专程来上海,要求去陕北访问。但是去陕北的路困难重重,希望你能护送他们一趟,因你曾去过陕北,情况熟悉,又同张学良成了好朋友,他可以帮你忙,你看如何?”

      董健吾说:“孙夫人托付的事一定照办。宋庆龄把联络的暗语和物证告诉了他,又送给他200元钱作路费。

      辞别了宋庆龄,董健吾立即动身赴西安。到西安后,从西京招待所旅客登记簿上看到,斯诺和马海德已经到了西安,于是他直接来到9号房间,果然有两个外国人在聊天。

      董健吾用流利的英语问:“两位先生好,我可以进来吗?”斯诺和马海德见他的长相、身材、打扮与宋庆龄介绍的相似,心中暗暗高兴,却不动声色地问:“你有什么事?请说吧。”

      “我姓王,与宋庆龄是朋友。”董健吾说着在胸前划了个“十”字。原来这句话就是他门的联络暗语。

      “您就是王牧师”两个人异口同声地叫起来。董健吾点了点头,从帖身的衣袋里取出接头信物——半张名片,马海德忙取出另半张,拼到了一起,接上了关系。

      第二天,董健吾去见张学良,把他这次来西安的目的直言不讳地告诉了他。张学良爽快地表示:“既是毛泽东先生请来的客人又是孙夫人托办的事,我一定帮忙。”

      “孙夫人的意见,如上次那样,最好让两位外国朋友坐您的座机去苏区,这样比较安全。”董健吾要求。

      张学良说:“坐飞机没有问题。但是我新换了一位美国驾驶员,如果送两个美国人去苏区不回来,他可能会说出去,很难保守秘密。”

      张学良建议董健吾,先与西安地下党联系,通知中共中央派人来接,由他提供军车,并出具通行证护送两人去苏区。董健吾也表示赞成。他又和中共驻东北军代表刘鼎进行了研究,决定坐东北军的军车直接到延安,在董健吾的护送下,马海德与斯诺闯过重重封锁线,离开西安,辗转到达延安。这次陕北之行,“红牧师”的名子也随着斯诺的《西行漫记》享誉海内外。(来源:中共河北省委党史研究室 齐雪平)

0% (0)
0% (10)
关键字:
上一篇: 史海回眸:王明为何反对陈独秀回延安?
下一篇:林彪前妻张梅曾是“陕北一枝花”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留言- 人才招聘-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