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注册 忘记密码?
手机版 关注微信
返回顶部 在线留言
您现在位置:陕北网 >> 陕北人物 >> 文化名人 >> 浏览文章

陕北民歌歌王王向荣(府谷)

2009-5-24 0:00:00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点击数(0)已有0人评论 加入收藏

王向荣

      王向荣,榆林府谷人,父母都是著名的二人台、山曲艺人,所以他从小就受到民间音乐的熏陶,惊人的记忆力和聪慧过人的天资,使他很早就熟悉了许多民间曲调。王向荣少年时代历尽坎坷,父亲早逝,他13岁起就不得不挑起生活的重担,干农活、打小工、挖煤掏炭、当瓦工、跑口外等等,什么苦活都干过。正是这颠沛流离的生活,使他体验到了人生,丰富了感情。正如他自己所说:“我唱歌,常是唱我自己,想起自己走过的路,想起种种不幸的遭遇,就情不自禁地悲从中来。尤其是唱我家乡神木、府谷一带的山曲、二人台,就更容易动感情了”。他的《走西口》不论唱到哪里,听的人都是眼泪汪汪,为之心酸。

      他曾为多部影片配过插曲,并随团参加过苏联、法国、瑞士等国的国际艺术节,1992年曾应邀赴日本演出。

      王向荣是陕北民歌的天才演绎者,豪爽、直率、有艺术见地。他的演唱行腔优美、气势豪放,酣畅淋漓,情感真实,显示出高度的艺术美,什么歌经他一唱,便会有不同的意境。

王向荣:苍凉路上苍凉梦

      家世:狂嚎向天外

      山西的河曲保德、内蒙古准格尔旗、陕西的府谷神木,依黄河傍长城唇齿相连,形成了一个独特的晋陕蒙亚文化圈。“鸡鸣一声醒三省”,描述的就是这里三地隔河相望苍茫一体的情景。这是中国北方民歌的胞衣,这是养育了王向荣的高原后土。

      陕西最东北的角上,是府谷县的墙头乡,这个名称来源于长城跨黄河向西延伸在这里出现的一个豁口。墙头乡往西原来叫镇羌堡,一个与征服少数民族有关的名称,后来被废掉了,改称新民乡。王向荣还在老家副业队的时候,府谷县的人都不知道他的名字,1977年,王向荣在家乡一唱成名,城里的人说:“新民有个后生唱得好。”在当地,“新民”比王向荣名气大;在全国,王向荣比“新民”名气大。

      王向荣的祖先从山西洪洞迁来马茹疙瘩村,到陕北的第一代是王敬春、王敬秋兄弟俩,他们刻苦自励,逐渐发展了家业,许多年里,当地人说:“一出镇羌堡,王家第一户”。清末民初家族败落,到第六代传人王向荣出世,王家已经沦落到贫困的处境。那是1954年农历六月二十,他是这个家族的第九个孩子。

      王向荣的母亲是从长城外面娶进来的,因此王向荣说“长城内外是故乡”。当年《望长城》剧组到这里,王向荣母子都唱了歌。那个节目是他善歌的母亲留在世上唯一的声音资料。

      败落的王家依然是知书达礼的家庭,虽然务农为生,但都识字。王向荣的父亲一般农家杂事都会,在王向荣的幼年,就教儿子《百家姓》、《三字经》、《朱夫子家训》等启蒙读物。小学六年级,王向荣才学“毛主席万岁”,学“工人爱机器,农民爱土地,解放军爱枪又爱炮,我们要爱书和笔”。

      即使这样,读书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事。自记事起,王向荣就是没有人管,每天母亲一早起来留几个糜子窝头在锅里就上地了,王向荣啥时起来算啥时,经常是半晌起来,大哭不止。七八岁了,王向荣还没有穿衣服,光溜溜地在土窝子里玩,玩累了就睡去了。天黑了,母亲从地里回来,到处找儿子。因为儿子的肤色与土坷拉的颜色一样,母亲总要认真地在村里村外孩子经常玩的地方仔细搜索。

      整天吃不上什么饭,就张大嘴哭。哭够了,就与天上飞的鸟为玩伴,度过一些色彩单调的日子。许多年后王向荣曾反复琢磨:自己的嗓子为什么好?就是从小哭的时候,那种尽情的呐喊锻炼了他的共鸣。

      一开始是张着嘴哭,后来,王向荣就闭着嘴哭。一个早晨他在座西面东的房子里醒来,哭着哭着,看见窗外升起的太阳在跳,远山也在跳,他记忆深处铭刻下了这一奇妙的景象。1981年王向荣有机会听专业声乐教师授课,他突然明白,自己少年时代闭嘴哭,训练了自己的嘟噜音。

出道:大步走海外

      王向荣的父母都是当地的歌者,他父亲在梦中还唱着野外的歌谣。小时候跟父亲放羊,王向荣获得了最早的民歌启蒙,《走太原》、《打马茹》,还有一些抗战的民歌,深深进入王向荣的生命。

      1965年,只有55岁的父亲王洪涛去世了,这时王向荣13岁。1968年,17岁的王向荣初中毕业做上了民办教师。尽心尽力教学的王向荣不会跟着无产阶级教育路线开门办学,70年代全县中小学教师会议他成了被批判的对象。“人家是讲典型经验,我是写检查。”王向荣告诉我。

      学生们一放学,王向荣就到村里参与自娱班的活动。为此,上面觉得王向荣不务正业,公社喇叭里宣布:“免去王向荣民办教师职务。”1974年,在不同小学教了五年书之后,王向荣回到了村里。他说:“真正积累民歌就是这五年,跟着当地老艺人学习了流传百年的二人台,《走西口》、《打连城》、《五哥放羊》等等无法尽数。”

      1975年王向荣进入公社专业队,修梯田、植树、挖土、烧砖、放马、掏碳(下煤窑)、打石头,最苦最累的活他都干了。专业队清一色的年轻人,白天那么重的活,晚上没事干,负责人就说弄一个宣传队,王向荣就成了一个骨干。

      1977年全县22个乡文艺汇演,历来不被看好的西片六乡安排在府谷旧礼堂,只有一两排简易桌子坐了几个评委。但王向荣的节目之后,观众涌进来,满满的一礼堂。王向荣回忆说:“咱嗓子好,一声出去,大街上都听得见,震动了。”王向荣凭借一个反映农业学大寨的二人台,获得了最高奖,对唱、独唱、表演唱,样样夺魁,他个人获得“农村业余文艺积极分子”,这一年他23岁。

      1978年,他以《五哥放羊》代表府谷县参加榆林地区文艺调演,又获一等奖。1979年,以小戏《姑嫂挑菜》、二人台《打金钱》参加陕西省文艺汇演,再获两个一等奖。1980年全国部分省区农村业余演出调演之后,他和神木一个小伙子合作的《兄妹赶集》被选为13个进中南海演出的节目之一,王向荣让邓小平等中央首长观看了自己的才艺。

      1981年,陕西省委书记给榆林地委书记写信,王向荣调到榆林文化局,给了个看电话的闲差。1983年文化部指令榆林地区组建民间艺术团,王向荣就成了团里的一员。艺术团请来了西安音乐学院的声乐教师,但他们不教王向荣方法,怕把王向荣教没了。这样王向荣依托这个艺术团,走到日本、法国、意大利、德国、俄罗斯、瑞士和东南亚。慢慢地,各种大型演出都能看到王向荣的影子……

婚恋:情爱在婚外

      父亲去世后,母亲和哥哥做主给16岁的王向荣订了婚,女子家距马茹疙瘩村有30里的路程。但是18岁的王向荣在一个村教书开始了自己真正意义上的恋情,“该有的都有了”,可这个女子最终嫁到了内蒙古。

      “你们后来有过联系吗?”我问。

      “没有。”王向荣说。

      19岁的王向荣和订婚的女子结了婚,但他没有感情。王向荣告诉记者:“一直没有把她当成我的爱人,两个人在一起生儿育女成家立业,婚姻就是那么一回事。”他们在一起生了一个儿子两个女儿。

      1981年王向荣参加工作,这个婚姻就名存实亡了,分居过日子,夫妻像亲戚一样。王向荣想离婚,但是妻子不愿意,即使给王向荣做空架子妻子她也愿意,她没有文化,守旧思想指导下的她坚信好女不能嫁二男,离婚太丢人。因此两个人都有家和没家一样。王向荣说:“我们俩都可怜。”

      到榆林以后王向荣和一个毛纺厂的女工谈上了恋爱,两个人准备结婚塌塌实实过日子,可一次车祸中23岁的女子没了。那一刻王向荣觉得自己就是这样的命了,注定不应该有爱情,于是把妻子从农村弄到了城市,让她弄口饭吃,培养孩子上学,但他们俩一直没有在一起生活。文化局这次照顾王向荣,安排了看电话的工作给王向荣的妻子。

      孩子们逐渐大了,父母的情感问题他们都想开了,所以和平共处。王向荣培养孩子读书花了不少钱,现在儿子毕业了,计划在榆林给儿子买房子,让他成家立业。

      长女出嫁,儿子和次女也都该恋爱了,王向荣也被爱追逐着。一位23岁的关中女子对流行歌坛巨星大腕没有兴趣,独独欣赏王向荣。她觉得王向荣歌声中那份悲苦从小就打动她,她愿意这样的歌声萦绕着她的生活,这是中国北方农民的心灵写照。

      王向荣说:“她也算我个知音了。我的歌的悲凉与自己的身世有关,坎坷的生活经历,荒芜的感情生活,受苦受累的命,唉,风光背后谁懂得我呀!”

      我问:“你打算和这个女孩子结婚吗?”

      王向荣说:“现在还没有精力。我首先得完成一个父亲的责任和一个歌手的责任。为了孩子,应该牺牲自己的感情生活。”

愿望:民歌留身外

      “你现在的最大愿望是什么?”我问。

      “我这一生没有别的手艺,就是*唱歌吃饭。我想在自己唱不动以前,能录制个人专辑、音像制品、CD、VCD、办个人演唱会。进一步扩大影响,让人们记住和喜欢民族民间音乐。”

      “除了陕北民歌,你还接触过什么类型的民间音乐?”

      “近的有山西民歌。70年代末,我作为一个社员去山西要帐,河曲的二人台艺人唱得好的,我就跟上听。记得有个叫李有思的艺人,唱《探病》实在好。我买包烟去套近乎,向人家学习。远的有美国黑人音乐,我买了不少黑人音乐作品,实在好。”

      “什么时候自己意识到可以靠唱歌谋生了?”

      “刚开始都是爱好,农民还是以农为本。我没有想过像民间艺人一样走村串巷去谋生,那时候唱就是为了给大家带来一些欢乐。连连获奖之后,我才开始思考*这个吃饭,走职业的道路。”

      “现在你想把声音留下来的愿望,实现的怎么样了?”

      “基本没有实现。我个人这几年主要尽了父亲的职责。没有钱来完成这个工程。我希望社会有识之士,有文化的经济人,拿出一定的资金来做。他们不要赔钱,我经济上也可以吃点亏,共同完成一件功不可没的事情。”

      “今天你怎样评价自己?”

      “我从底层来,唱了这么多年,算一个国宝式的人物。一首歌就是一个故事,一个故事就是一首歌。不要等我唱不动了,才有人想起做我的画册、CD、VCD,那时候就晚了……”

      在宾馆的席梦思上,王向荣一手扣着脚趾,一手端着水杯,和我回觅过去的苍凉历程,感慨未来可能的不可能的生活……

0% (0)
0% (10)
关键字:
上一篇: 作家樊永刚(延川县)
下一篇:陕北民歌老艺人马子清(绥德)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留言- 人才招聘-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