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注册 忘记密码?
手机版 关注微信
返回顶部 在线留言
您现在位置:陕北网 >> 新闻资讯 >> 社会民生 >> 浏览文章

艾滋病姐弟上小学被安排三年毕业

2016-2-19 10:12:59 来源: 南方都市报 作者:未知点击数(0)已有0人评论 加入收藏

  

姐弟俩站在家门口。实习生 刘旭 摄

  姐弟俩站在家门口。实习生 刘旭 摄

  原标题:艾滋姐弟的“上学梦”

  姐姐小琳(化名)15岁,弟弟小天(化名)13岁。这样的两个孩子,对于大多家庭来说,这都是一种幸福的组合。

  然而,对于小琳和小天这对来自河南南部农村一户艾滋病家庭的姐弟来说,却完全不同。

  在本就艰难的生活当中,还因为艾滋病人这个“特殊身份”,他们还面临着来自学校的巨大压力。

  包括他们的父亲与去世的母在内,一家四口,都是艾滋病感染者。

  “与小伙伴们关系都很好”

  13岁的孩子,在正常的情况下,应该已经上了初一。如果到了15岁的年纪,那就意味着即将迈进高中校园。

  然而,小天和小琳现在却还是在村上的小学读五年级,而且这是他们在学校里的第二年。实际上,直到2014年秋天,小天和小琳才一起进入了村上的小学。当时,他们被直接安排进了二年级。

  在学校的头一年,小天和小琳过得还算顺利———虽然由于没上过一年级的课程,他们各科的成绩都不是很好,但在学校里和小伙伴们一起度过的时光,已经让两个孩子感到开心和满足。

  在学校,两个孩子最喜欢美术课———小天拿出了自己的图画作业本,展示着自己引以为傲的几张作品。站在一旁的小琳有点不服气地看着弟弟的本子,她说自己的本子虽然找不到了,但自己有信心,画出来肯定要比弟弟的更好看。

  一般来说,患艾滋病的孩子或许会体弱多病,但两个孩子身上却一点看不出这样的痕迹。在小天和小琳的的家里,墙上还贴着去年小天在跳绳比赛上赢得的奖状。跳绳是两个孩子平时在家最喜欢的活动,在场院里,小天一分钟可以连续跳上150个。

  小天说,自己一开始其实挺喜欢上学的,自己和姐姐也并没有因为病情而在学校遭遇小伙伴们的“特殊对待”:“我跟他们关系都特别好,平时我还会去一起踢足球,就在学校的操场上。”

  然而,过了一年,姐弟两人却双双被人抽离了这个他们刚刚有一点熟悉的班级———老师让他们直接插班到了五年级。

  “就是想让我们赶紧毕业”

  这并不是学校老师的“一时兴起”,也不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基于他们上学年龄的考虑———其实,父亲和两个孩子都反对这种安排,也试着找过学校的老师进行沟通。但当他们找到学校的校长,得到的答复却是“不这样读就直接走人,别上了”。

  这是小天和小琳的老师在得知他们的病情后才做出的决定。孩子患病的事实,在老师的心中笼罩上了一层恐惧的阴影。

  读完五年级,剩下的六年级便是最后一年。也就是说,再过两年,两个孩子本需六年的小学课程,就会缩短一半提前结束。

  从二年级直接跳到五年级,仅仅从孩子的学业出发就已是困难重重,这让本就成绩不好的小天和小琳更加无法跟上老师的节奏。第一个学期下来,两个孩子的成绩相比之前,又是雪上加霜。

  然而,小天和小琳的学业已经不是学校老师考虑的首要因素。小天说,在跳级之后,即使知道他们跟不上,老师也从不会来过问他们的课业,即使成绩差也不会得到关照。

  “就是想让我们赶紧毕业,不想让我们在学校呆那么长时间了。”

  姐姐小琳说,每每想到老师这样对待自己,就会在心里反感上学。说着说着,她竟开始哭泣,也不愿再去回忆在学校的故事,只是流着眼泪,嘴里一直喃喃地重复着“不知道”。

  “回去读四年级也行啊”

  随着病情的发展和年龄的增大,父亲老秦的身体越来越差,出现了视力下降,左耳的听力也在衰退。他发现自己已经很难负担起地里繁重的农活。

  这一家人的屋子里,三个房间的中间是厅堂,东边的房间是三口人的卧室,在西边的就是羊圈了。今年在过完年之后,羊圈里还养着两头羊。

  不过,门外的鸡窝倒是早已空空如也,在屋子的大门口,挂着最后一只杀好的鸡。

  此外,家里前些年申请到了低保,每月每人有将近100元。而智行基金会在当地设立的办公室,每个月还会给两个孩子每人发放100元的补助款。

  可是,由于孩子们的营养状况很是一般,智行基金会还会定期给两个孩子配送补充营养的三段型奶粉。在匮乏的物质条件下,这种奶粉也会被孩子们当成平时的零食———在去年11月份,工作人员给两个孩子送来了四箱奶粉,如今却只剩下了两罐。

  就这样,一家人艰辛的生活,倒也摆脱了温饱上的担忧。老秦说,政府和慈善机构发放的补助款都被他存了起来。今年70岁的他,过了一辈子赤贫的日子,如今垂垂老矣,他想以这样的方式,在最后能够给孩子们留下一点微薄的积蓄。

  不过,对于自己这一双尚未成年的儿女,老秦觉得,孩子上学的事情还是最要紧的。老秦说,在孩子们被强行调到高年级之后,自己虽然着急却没有太好的办法。“过了年,我再和学校的老师商量一下,看看哪怕让他们俩回去读个四年级也行啊。”

  新的一年里,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想让孩子顺顺利利完成学业,如果有可能,他也想让小天和小琳小学毕业后,去镇上的中学继续念书。“只要能读,老师和学校接受他们的话,那就接着读下去”。

  “接受”,对姐弟俩来说谈何容易?而且,在这件事情上,两个孩子有着和父亲不一样的考虑。

  “想早点出去找个工作”

  继续念书,能够掌握一门专业技能、获得更多的知识,但同时也意味着更高的经济成本:“花家里更多的钱。”而出去工作,则是赚钱而非花钱。

  这种情况在艾滋病人的家庭中也很常见。在慈善机构和政府的资助之下,来自艾滋病人家庭的孩子们,如今完成学业已经没有太大的经济压力。可是一些孩子的家长因患病而失去劳动能力,家庭经济来源变得很紧张,懂事的孩子就想要接过家长身上的重担。

  本应努力求学的岁月里,一些孩子就这样自行离开了学校。有的家长并不反对孩子早早出去工作,一些家庭坐在一起时,还会互相比较,谁家的孩子出门更早、赚钱更多。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许多人都在努力,这里就包括给孩子们提供了学费资助的智行基金会。在豫南这片艾滋病患者集中的地区,当前接受智行基金会资助的学龄孩子多达数千。他们当中,恰恰是初中阶段的学生,放弃学业的人数最多,比例最高。

  尽管只有13岁,而且还在上小学,但小天已经萌生了这样的想法。

  “小学毕业以后,还要接着读书吗?”

  “不,我想早点出去找个工作。”

  小天觉得继续读书“真的没用”。虽然父亲想让他读完初中,可是家里还是需要钱来改善生活。

  小琳也打算寻找可以打工的地方。她说,本来上学就很晚了,可是在学校每天又不开心,还不如早点离开。

  采写:南都实习记者 刘旭


0% (0)
0% (10)
关键字:
上一篇: 6旬老汉与藏獒搏斗将其打趴 常练铁砂掌
下一篇:25岁模特隆胸殒命手术台 医院未开手术监控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留言- 人才招聘-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