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注册 忘记密码?
手机版 关注微信
返回顶部 在线留言
您现在位置:陕北网 >> 陕北文化 >> 陕北文学 >> 浏览文章

米脂的婆姨实在是美

2007-5-29 0:00:00 来源:网络 作者:蓝闲点击数(0)已有0人评论 加入收藏

      离开了壶口瀑布,车继续向陕北方向驶去。不知道是海拔一千多米的黄土高坡气候影响还是坡陡的原因,我的心里总是惦记着安全。这时导游拿起了话筒,说了几句陕北的话,大家才来了精神,而我微闭的双眼也被导游一句话弄开了。
      “等会吃饭的时候,大家不要把服务员叫‘小姐’,而是叫‘女子’或‘婆姨’”这话是导游用陕北话说的,我记得最清楚的是‘女子’一词的重音在‘女’字上,对于叫“婆姨”,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在我纳闷而好奇的时候,导游又说了。
        “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后面的话我一时没有记住,大家在车上开始议论了,只听话筒里传出“哼,哼”两声,导游开始给我们讲米脂婆姨传说的故事。
      东汉末年,传说这里住着一个青年猎手,名叫北山郎,孤伶一人。一天上山打猎搭救了正遇一头野猪追逐的一只白兔。白兔为感其恩,化为白发老人与其点化成亲。他们就住在这个洞里。据说,后人把办喜事叫“入洞房”,就由这里起头。第二年,牡丹身怀六甲,方园百里,山花野卉一支不放。过了十个月,山郎出山打猎,为牡丹生产做准备,忽见一只银貂跃过,他紧追不舍,直到家门前,银貂窜入洞口不见了。山郎正在纳闷,听得洞内呱呱啼哭,一个白白胖胖的女儿出世了。夫妻俩说起银貂,知是吉兆,便给女儿取名貂蝉。
      原来,这牡丹是天上牡丹仙子的化身,因爱慕山郎下凡。玉帝查知,敕命天神放出一道金光,牡丹娘子霎时身无影踪,洞前只留下一株枝繁叶茂的牡丹花。山郎日日采牡丹花露哺育女儿。十年后,女儿出落得千姣百媚,成为百里挑一的俊姑娘,被一位戌边将军带到洛阳当舞女,后又被司徒大人王允收为义女。那时奸臣董卓专权,又收勇将吕布作义子,更加横行霸道,惹得朝野愤恨。王允几位忠臣暗定离间计,将貂蝉明送董卓,暗许吕布。貂蝉深明大义,见机行事,使吕布对董卓心生疑恨,杀掉董卓。貂蝉从此出走隐匿。罗贯中先生早写在《三国演义》里,还有人编出《风仪亭》一戏到处演唱。后来,人们把貂婵出生的地方——米脂艾好湾檀合嫣村的土洞称做“貂婵洞”,又留下“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一句口语,赞美米脂姑娘秀丽端庄。即说貂蝉是米脂人,吕布是绥德人。
      故事在导游的嘴里会声会色地结束了,我们的车也到了延安市。我本应该好好参观中国革命的圣地,却端倪起陕北的婆姨了。刚下了车就听到陕北人唱,或许你听到过的一首陕北的信天游:陕北的山来榆林的水,米脂的婆姨实在美,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清涧的石板瓦窑堡的炭。
      陕北人唱的信天游是典型的黄土风情,使它独具魅力。据说米脂因为“米汁淅之如脂”而得名。这里馒头状的黄土山和分布于山腰、沟道、川畔的窑洞把你带进黄土高原的景致中,那一望无际的山头、沟壑,很容易让人想起“信天游”的辽远和高亢。说起米脂自然会想到两个人,一个是李自成,而另一个就是中国四大美女之一的貂婵。
      我正站在枣园坡上,就听到一个陕北人喊一个女的:“女子,这剪纸花…”,重音在“女”,“子”只是轻轻一捎,就像米脂的流水一样轻盈好听。米脂女子自是天下第一。不必说什么“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也不必计较是否真的“惑阳城,迷下蔡”,引无数英雄竞折腰却是不假。“英雄难过美人关”中的美人,就是指貂婵。如今貂婵早已飘然而去,给爱美的人们留下无尽的回味与遐想。她的美貌却没有带走,在巷陌、在街衢、在山间飘然而行的米脂女子,个个沾染着她的气息。这儿的美女多,比大城市里多得多。首先是肤色好,白里透着淡淡的红润,就是稍黑点,也是黑里透红。眉清目秀,不一定是双眼皮,就是单眼皮(这里的男人喜欢单眼皮的女子,据说单眼皮的婆姨厚道,双眼皮的狡猾),也清清爽爽的,不像如今城市里有些女孩子,一卸了妆,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米脂女子说话的声音,总是那么柔柔的、怯怯的,分外的动听。而她们的相貌更是让你心动。
      米脂女子的漂亮与你所见到的都市姑娘的漂亮自是不同。米脂女子的美感来自于她们天生的气质,她们是遥远荒僻的西部山地上生长出的灿烂之花。她们没有名牌化妆品,最多只是抹点儿雪花膏,任一缕若有若无的清香在清晨的空气里荡漾;当头理红妆,对镜贴花黄,是她们岁月中最美好的时刻,可是她们的日常打扮也仅限于穿戴的整洁。她们被山风吹得晕红的面庞时常绽成一朵缤纷的微笑,如夜晚的红蜡烛一般明媚。那样的微笑透露了她们健康的身体与健康的心境,她们的美中蕴涵着一种阳刚气。她们细嫩的肩膀可以挑起水担走过几个山坡,呼吸却丝毫不乱,气息依旧如兰。健康的身心使她们能够坦然面对命运的苦难,她们的美是一种人格之美。
      听说贾平凹也到了米脂,他发现了城市的高楼大厦中柏油马路间所难以寻觅的纯朴的爱情。
      走头头的骡子三盏盏的灯,
      挂上那铃儿哇哇的声。
      白脖子的哈巴朝南咬,
      赶牲灵的人儿过来了;
      你是我的哥哥你招一招手,
      不是我的哥哥你走你的路。
      贾平凹在适合的地方,陕北民歌诞生的地方,听到了这首传唱凄美爱情的歌曲。唱歌的同样是一个适合的人,一位极俏的米脂姑娘。哈哈,看来喜欢米脂婆姨的并不仅仅是我蓝闲一人。
0% (0)
0% (10)
关键字:
上一篇: 保安县五岭湾“猫鬼神”
下一篇:米脂:寻找曾经的绝代佳人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留言- 人才招聘-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