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注册 忘记密码?
手机版 关注微信
返回顶部 在线留言
您现在位置:陕北网 >> 陕北文化 >> 陕北历史 >> 浏览文章

“军歌之父”郑律成:延安窑洞里敲着盆碗写军歌

2009-8-27 0:00:00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点击数(0)已有0人评论 加入收藏

      “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中国人民解放军是唱着这首歌抗击日本侵略者,也是唱着这首歌走向天安门接受毛主席检阅的。一代代的军人唱着这支军歌,把那最壮丽的旋律融入到了自己的生命之中。

      多少年来,我们唱着属于军人的真正旋律,但很少能想到军歌的曲作者郑律成。因为,他去世较早,了解他的人少。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在即将举行的国庆大阅兵上,阅兵方队将在郑律成作曲的军歌声中走过天安门广场。今年又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诞生70周年,我们应该回忆,让人们记住这位不朽的音乐家的故事,让年轻的战士们知道父辈们的“军歌往事”,为此,我们决定采访郑律成的女儿郑小提。郑小提为人低调,很难安排采访,我们的努力终于打动了她。60多岁的郑小提拿出了一张老军歌唱片,轻轻地打开唱机,伴随着《军歌》那气势磅礴的乐曲声,那一刻她似乎带着我们在寻找军歌之魂。

      黄河与郑小提的笔谈

      许久,郑小提手里拿出几张字迹潦草的复印纸说:“我总觉得自己没什么好说的,说说父辈们创作军歌的故事,说说父亲同时代的战友们吧!”

      从纸上的字体可以看出这是两个人的笔迹。郑小提说:“前两天我去看望原空政文工团团长、空军政治部的老文化部长黄河叔叔。这位86岁的老人家因为中风说话不方便了,我和他写条子对话。老人家脑子还很好使。回来看看条子,心里很久不能平静。”

      让我们试着解读他们笔谈的部分记录吧:

      郑小提:“我整理爸爸的资料,看到你们的照片,很想你。”

      黄河:“你爸爸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好想他们两人(指郑律成和他的夫人丁雪松——作者注)哪!告诉你妈妈,她会高兴的。”

      郑小提:“你送我的钢琴谱,我还保存着呢!”

      黄河:“真难得呀!谢谢你还记得伯伯,真感谢你!你爸爸把(你的)信都给我看了。说你学琴学得好,很听话。”

      郑小提:“哈尔滨要办爸爸的纪念馆,我把你们的合影展上去了,你是爸爸的好朋友。”

      黄河:“有一把剑是你爸爸送给我的。日本剑。还在吗?给小提看看。黄土岭战斗,打死阿部规秀时缴获的战利品。”

      郑小提:“我爸爸的纪念馆都会记得你们的,是你们这一代人的纪念馆。”

      黄河:“你爸爸是两个国家军歌的作者。在音乐界这是很难得很奇特的现象。”

      还有一张纸上,是郑小提请黄河给哈尔滨的人民音乐家郑律成纪念馆题的字:“我们唱着律成的军歌走向胜利,直到开国。”落款是:退休将军 黄河 二○○九年五月二十八日 北京家中

      郑小提就是围绕这些“谈话”的内容,和我们一起回忆起他的父辈们和创作军歌的过程的。

      延安窑洞里敲着盆碗写军歌

      郑律成原名郑富恩,1914年阴历7月7日出生在朝鲜南部的全罗南道光州杨林町。在他诞生的4年之前,朝鲜已经沦为日本军国主义的殖民地。他的父亲郑海业是个爱国者,支持儿子们参加抗日救国斗争。郑律成的3个哥哥都参加了朝鲜和中国的民族解放运动,大哥和二哥都是中国共产党党员,并在革命斗争中献出了生命。郑律成19岁时,随着三哥来到中国,进了南京的“朝鲜革命干部学校”学习,毕业后分配到电话局工作,收集日本人的情报。为了更好地掩护身份,组织上资助他去上海学习音乐。他的音乐才华从此崭露头角。

      “七七事变”之后,他与一批有志青年投奔了延安,后来和诗人公木(本名张松如)同住一个窑洞。1939年10月,极具音乐天赋的郑律成受到《黄河大合唱》的鼓舞,和公木合作,创作出《八路军大合唱》,并成功演出。这个大合唱中,有著名的《八路军军歌》和《八路军进行曲》,这些歌曲,在革命战争中起到鼓舞士气的作用。在抗日战争中,多少为民族解放事业奋斗的勇士们,高唱着:“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希望……”奔赴抗日的战场,歌声在弥漫的硝烟中激荡,歌声随猎猎军旗飘扬。黄河将军保存的那把战刀,是在黄土岭一战,八路军杨成武部歼灭日本“名将之花”阿部规秀时,死在阿部边上一个大佐的佩剑。我们知道,经有关领导批准,阿部规秀的战刀由杨成武保存,那么,对于严格执行一切缴获要归公的人民军队来说,郑律成的这把大佐的佩剑,也一定是经领导同意奖励他保存的。可见那时的文艺工作者并不是在象牙塔里闭门造车,而是亲自参加血与火的战斗,面临生与死的考验的。出于战友情谊,他把战利品送给了黄河,黄河将军珍藏至今。由于郑律成在世时从不对子女说自己的成绩,郑小提至今不知道这把剑是不是爸爸亲自在战场上得到的,她决心寻访父辈的叔叔们了解翔实情况。但她知道,父亲把此剑送黄河叔叔,足以见证两位长辈的战斗友谊。郑律成去世后,黄河怀念老战友的思绪不断,曾写下一首诗寄托哀思:“为君曾挂剑,何处可招魂?呼君君不语,白雪映红云。”郑小提告诉黄河将军:今年在哈尔滨举办《军歌嘹亮》音乐会,同时举办郑律成军歌展览,展后的文物资料将转入已经筹建的郑律成纪念馆。她对黄河说:“这个纪念馆不仅仅是给爸爸一个人建的,也是为您们这一代人建的。”

      在解放战争时期,《八路军进行曲》已经定名为《人民解放军进行曲》,随着人民军队的壮大而唱遍祖国大地。军歌声中,我们的小米加步枪壮大成火炮、骑兵师团;运粮独轮车的吱吱声唤来了装甲车、坦克车的轰鸣:“听!风在呼啸军号响;听!革命歌声多嘹亮……向最后的胜利,向全国的解放!”令人惊讶的是,这首在1939年秋天写在延安窑洞里的进行曲,竟然有那么宏伟厚重的音乐形象。公木生前写文章回忆郑律成的创作过程时说:“没有钢琴,连手风琴也没有,只是摇头晃脑地哼着,打着手势,有时还绕着屋当中摆的一张白木茬桌子踏步转悠……”有的老战友说郑律成是在窑洞里敲着盆、拍着腿写成此曲的。那么简陋的环境,那时还是小部队分散作战时期,而作曲家的心中,却有着人民军队勇往直前的大气势。从中可看出作曲家的胸怀该有多么宽广,技法该有多么纯熟啊!难怪他的一些健在的老友,说起这首曲子的创作来,都用了“神”字。

      朝鲜军歌的曲作者也是郑律成

      抗战胜利之后,郑律成和夫人丁雪松一道回到了朝鲜,他的组织关系也由中国共产党党员转为朝鲜劳动党党员。他受命出任朝鲜保安队(朝鲜人民军前身)俱乐部部长(相当于我军文化部部长),全力以赴地投入朝鲜人民军协奏团的筹建工作。他以旺盛的创作激情,为朝鲜军民谱写了《朝鲜人民军进行曲》、《朝鲜解放进行曲》、《东海渔夫》、《图们江》大合唱等10余部作品。就像我们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一样,《朝鲜人民军进行曲》是朝鲜的军歌。这就是黄河写给郑小提“你爸爸是两个国家军歌的作者”的由来。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正是这首激昂的《朝鲜人民军进行曲》鼓舞着在抗击美军侵略的战场上奋勇杀敌的朝鲜人民军战士,使他们终将能够和中国人民志愿军一起打败美帝国主义。

      丁雪松在平壤担任的是华侨联合会总会委员长及新华社驻平壤分社社长。夫妻二人分别为各自的国家辛勤工作。

      中朝两国正式建交,中国政府决定在平壤建大使馆。按照两国的约定,郑律成和丁雪松必须面临国籍的抉择——夫妻之中,必须有一人加入另一方的国籍。这年9月,丁雪松奉调回国。不久,周恩来总理亲自写信给金日成主席要调郑律成回中国。郑律成手拿周总理的信件和金日成主席的批文,迟迟不肯离开他正遭战火蹂躏的家乡。郑律成说:“我的同胞正在受难,在这个时候离开朝鲜,心里非常不安。”朝鲜外务省办手续的同志就劝他:“既然周总理亲自来信要你回去,你切莫放过这个机会。说到心里不安,你回中国去还有机会弥补。你还可以以一个中国音乐工作者的身份,再到朝鲜来,做援助朝鲜的抗战工作,不也很好么?”

      据说金日成拿着周恩来的信件,说了一句话:“调郑律成回国?可以嘛,中国共产党给我们培养了那么多干部,现在你们要一个郑律成,不成问题。”后经周恩来批准,郑律成加入中国国籍,夫妻二人回到中国并恢复了中国共产党党籍。

      采访郑小提,我们可以清楚地知道:郑律成出生地在现在韩国的光州,他家庭和个人在反抗日本侵略者斗争中所做出的贡献,得到韩国人民的尊重。他是延安时期和建国后创作大量音乐作品的重要作曲家,解放军军歌的作曲者,是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国公民。他也曾是朝鲜公民和军队官员,朝鲜劳动党党员,朝鲜军歌的作曲者。

      “马背摇篮”里长大的郑小提

      当我们说到延安时,郑小提找出一张她两岁时在“马背摇篮”里的老照片。她的父母是在延安相识、相爱后结婚的。如今依然健在的母亲丁雪松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党龄比郑律成还早两年。她1938年到延安,曾任陕甘宁边区政府副主席李鼎铭的秘书、中共中央西北局研究室研究员,1946年后在朝鲜任华侨联合总会委员长等职。新中国成立前夕,她就受命筹建新华社平壤分社,就任第一任社长。1950年回国后,一直在外交部门任职,先后出任过驻荷兰、丹麦大使,是一位令人尊敬的女干部。

      郑小提出生时,父亲正在太行山区执行任务。母亲没有奶水养活女儿,卖掉了郑律成千辛万苦背到延安来的那把小提琴,买了一只羊,用羊奶喂女儿,所以给女儿起名“小提”。1945年日本投降后,部队进军东北,幼年的小提和当时其他革命者的子女一样,是在马背上的摇篮中随部队转移的。看着这些扫描后存在电脑里的老照片,我们注意到郑小提的眼里含有对吃糠咽菜艰苦的执着,对父母、叔叔伯伯的无限爱戴。开国进城时,这些在“马背摇篮”里长大的革命后代,大都进入育才小学。父亲的音乐遗传,使郑小提凭着本事考上了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又直升到这所著名音乐学府的作曲系。黄河将军说的信件就是上学时小提给爸爸的信,乐谱是黄河送给小提学习用的。毕业后,她在总政文工团创作室做了多年创作员。下部队、到边防、去少数民族地区。她的音乐作品主要有:舞曲《战马嘶鸣》(合作)、《周总理窗前明灯亮》、钢琴与手风琴合奏《骑兵随想曲》、歌曲《雪花》、《巡逻车在前进》、《防化兵之歌》、配器《北京颂歌》、毛泽东诗词谱曲《十六字令》、《忆秦娥-娄山关》等。

      转业后,郑小提到中国旅游出版社做音乐编辑。黄河说她很优秀,她却说:“和父辈们相比,我没有什么可说的。”可是,我们知道,当年红极一时的摇滚歌手崔健的第一盒个人专辑《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就是她推出的;如今一直活跃在北京歌坛的巴罗克合唱团,就是郑小提组建并担任团长的。

      退休后的郑小提,以整理父母的资料作为己任。学音乐的女儿,比旁人对父亲的作品有更多的理解。父亲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朝鲜期间的大量作品,在建国以后的更多作品,常常回响在她的书房和工作间。

      在谈到解放后郑律成的作品时,除了军歌之外,郑小提着重说到1953年郑律成创作的大型无伴奏合唱《江上的歌声》。当年郑律成和四川音乐家组成的采风小组雇了只木船,挑选了最好的号工,从乐山顺岷江而下,和船工们共同生活了5天,也听了5天的号子。随同郑律成一起采风的朱中庆,那时是20岁的青年,今年80岁了。他对郑小提说:“5天当中,罗自清演唱了下滩、抛河、平水等号子。大家都被这亘古未有的合唱所震撼,感到新奇和激动。郑律成老师说:‘连续几天听同一样音乐而不感到厌倦,说明它的高深和源远流长’。他还说:‘别小看它,它是套曲,是咏叹调’。”无伴奏合唱《江上的歌声》,旋律是在川江号子基础上凝练加工的,合唱的音乐中既有川江的险阻和奇美,也有船工纤夫们艰苦卓绝的与大自然搏斗惊心动魄的场面,还有船工们对明天的美好憧憬和希望。

      当年排演这部无伴奏合唱,郑律成选择了川江上号子唱得好的船工,作为《江上的歌声》一曲的领唱。该曲取之原生态又高于原生态。他近60年的人生和艺术,值得现在的艺术家、理论家们研讨,同时他将原生态艺术和经典艺术的完美结合和升华,也值得我们学习。

      郑小提还为我们放送了一首《强大的舰队在海上行进》的音乐,这是1954年郑律成去舟山海军基地时创作的海军题材作品之一。词作者李志明是某舰队政委,当时人民海军还是以炮艇加为数不多的鱼雷快艇守卫祖国万里海疆的。歌的作者以气势恢宏的音乐元素,塑造出强大的舰队编队行进时的艺术形象。我想,作者在构思这首歌的时候,心中不仅有一腔沸腾的热血,还有在祖国海疆上编队行进的巡洋舰、驱逐舰、潜艇和大大小小的各种舰只。建立一支强大的海军的愿望,今天已经变成了现实。

      奏响军歌为郑律成送行

      我不忍心让郑小提回忆他父亲突然离去的往事,她拿出一本书《向前向前向前——纪念军歌诞生怀念公木郑律成》,书中是军歌词曲作者的老战友、军歌诞生年代那一辈人的文章,也有丁雪松老人和郑小提回忆亲人的篇章。

      1976年12月5日,郑律成在张家口看了京剧《八一风暴》,这是周总理的形象第一次搬上舞台,郑律成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由于3天之后夫人丁雪松要率团出国访问,他第二天冒着风雪坐吉普车赶回家。12月7日,他感到头晕,要去郊区透透新鲜空气,带了侄孙女银珠和6岁的外孙剑峰去了昌平运河。中午时分,丁雪松接到银珠打来的电话:“爷爷不好了!他晕倒在运河边上。我们正在昌平医院,家里快来人哪!”郑小提立即坐出租车赶去,丁雪松也从城里接了大夫赶了过去,中央乐团的罗青、李德伦也赶了过去,但郑律成真的走了,这个为军歌、《延安颂》、《延水谣》作曲的人民音乐家离开了我们,带着他创作的近400首(部)音乐、歌曲作品,默默地走了。消息传开,老战友们悲痛。八宝山的追悼会上,王震、廖承志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文艺界曹禺、贺敬之、吕骥、乔羽、时乐濛、严良堃、崔嵬、谢添等都来了,各界群众挤满了会场,大家为郑律成送行。哀乐声中,人们的心中同时奏响的还有那首永远的军歌:“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悼词给了郑律成很高的评价:郑律成是一个好同志。在延安时期,他的歌达到了高峰。他对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和革命斗争,做出了很大贡献。光未然的悼诗,写出了很多人的心声:“风扫浓阴万里晴,相约共写艳阳春;哪堪魂断昌平路,掷笔捶胸胸若焚。”

      郑律成安睡在八宝山革命公墓里,墓石上镌刻着乔羽写的墓志铭。怀念郑律成的亲人、战友和群众常来吊唁。郑小提说了一件感人至深的小事:“一位印刷厂的老工人刘彩元,是父亲钓鱼的渔友,两人钓鱼时无话不谈。郑律成去世后,刘师傅悲痛欲绝,不仅仅是为了渔友,他说:‘老郑人多好啊!还有他的军歌!’一提起来就热泪盈眶。刘师傅每年清明都去给我父亲扫墓,扫了20年了,老人家毕竟也80多岁了,我劝老人可以不去了,老人家还是流着泪说:‘只要我走得动,就去!为了老郑,为了他的歌’。”

      郑律成走了,他的军歌,他的作品,却一直在祖国上空,在解放军队列中响着,军歌永远嘹亮!

      让军歌的旋律永恒

      军歌的旋律已深入到每个军人的心中,它是一种精神,一种信仰。(1988年7月25日,经党中央批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决定,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签署命令,将《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定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7月25日,有关部门组织了一系列纪念活动,其中包括由哈尔滨市委、市政府和哈尔滨警备区举办的人民音乐家郑律成生平事迹展和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创作70周年《军歌嘹亮》——郑律成作品音乐会。

      在刚刚落成的郑律成生平纪念馆里,参观的人沿着楼梯前行,仿佛走在宝塔山的土坡上,在军歌、《延安颂》、《延水谣》的背景音乐的衬托下,参观者似乎在寻找着军歌之魂。

      在纪念馆前,我们看见了王震写给郑律成的一段话,读后让人为之感动:

      我和郑律成同志是在延安认识的。当时有一批朝鲜革命同志刚从苏联到延安,分配到三五九旅来。记得毛泽东同志曾经向我提起:鲁艺有个年轻的很有才华的作曲家,叫郑律成,你认得他吗?我说知道这个名字。“可以找他和新来的朝鲜同志讲讲话嘛!”后来我遵嘱,请郑律成同志来和这些朝鲜同志见了面,并且还在朱总司令那里会过餐。

      郑律成同志是个忠诚于党的事业的战士,为人直爽、坚强、表里如一。我们相识几十年如一日。我很喜爱他,爱他这个人的革命热情,爱他的为人,也爱他的作品。在抗日战争年代,他的作品起了打击敌人、团结人民、鼓舞士气的重要作用,有力地宣传了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在整个战争年代,八路军、新四军以及广大人民都会唱他创作的进行曲,他所谱曲的《延安颂》表达了无数革命者对革命圣地的向往和对共产主义事业的坚定信念。郑律成同志用感染力极强的音乐作品,为中国人民的革命事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我们相信,对于革命音乐家郑律成同志最好的纪念,就是演唱他的作品,唱好他写的军歌。

0% (0)
0% (10)
关键字:
上一篇: 马灯照亮黎明夜——朱德在1947年撤退延安时使用的马灯
下一篇:1943年延安改造之后:中共革命胜利只是时间问题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留言- 人才招聘-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