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注册 忘记密码?
手机版 关注微信
返回顶部 在线留言
您现在位置:陕北网 >> 陕北人物 >> 名人与陕北 >> 浏览文章

陕北肃反小战士鞭打刘志丹 称“就像打蒋介石”

2012/12/6 0:00:00 来源:原创 作者:未知点击数(0)已有0人评论 加入收藏

      本文摘自《快乐老人报》2012年11月29日第14版,作者:路笛,原题同刘志丹一起被关押受审(节选自红色圣地上的呼啸声——习仲勋在陕甘边区)

      刘志丹回瓦窑堡的路上,碰见去二十六军军部送信的通信员小郭。他拆开信一看,得知是要逮捕自己,对小郭说:“这是一封特别机密的信,你还是把它送到军部去吧。”为维护党的团结,刘志丹毅然翻身上马向瓦窑堡走去。刚到瓦窑堡他就被五花大绑,送进街上一个当铺关押起来。

      面对危险坚决不躲避

      习仲勋正在夏寺湾苏维埃政府驻地办公。陕甘晋省委保卫局送来要逮捕的人名单,写着30多人。习仲勋说:“这些人都是革命同志,怎么能随便逮捕呢?”刘景范说:“人家逮人都有任务,有指标。”习仲勋想了想:“要不这样,先把来路不明的几个人抓起来审查审查,其余人我签字担保,一个都不能逮捕。”习仲勋在名单上留了9个人,划掉20多个人。然后才签上自己的名字,并写道:“划掉的人都是十分可靠的人,我敢担保,如果出了问题,就立刻逮捕我。”

      习仲勋送走保卫局的人,心中忐忑不安。第二天早上,他身边的秘书和警卫员也被押走了。他赶快跑去问刘景范:“这是怎么回事?我是不是也要被逮捕?”刘景范说:“很有可能,从瓦窑堡传来的消息说,我哥和高岗、杨森都已被捕了。”习仲勋大吃一惊:“他们连志丹都敢逮捕?”刘景范说:“你还是离开此地,在老乡家里躲一躲。”习仲勋说:“不能走!这一走,问题越来越复杂了。我就是落一个法西斯分子罪名,把我杀了,我也不能走。你一走,正好说明你心里有鬼,被逮捕的同志都是以我的名义叫回来的,他们被逮捕了,我怎么能走呢?一走,他们会说我出卖了他们,还不恨死我?”

      遭关押怒斥朱理治

      这天,红十五军团特务科的朱仰新来到夏寺湾,把一封信交给习仲勋。信是保卫局写的,说:“仲勋同志,你对此次肃反态度暧昧,组织有跟你谈话的必要,接信后速来王家湾。”习仲勋断定自己将被捕,将同事张策叫来:“你将我这把手枪、两块银元和这支钢笔保存起来。下午你在义子沟附近等候,如果我不回来,就说明我已被捕。请你回南梁后,多照顾刘志丹的父亲和同大姐。”

      习仲勋走进王家湾保卫局的大院子,朱仰新等人给他戴上只能露出两只眼睛的黑帽子,押到20里以外的真武洞。第二天,习仲勋被押到瓦窑堡,同刘志丹关在一起。第一天晚上,朱理治、聂洪钧、戴季英提审习仲勋。聂洪钧问:“习仲勋,你知罪不?”习仲勋挺胸昂首:“我不知道我有什么罪!”朱理治说:“你是取消主义,是右派!”习仲勋反击:“不,我是陕甘边区苏维埃政府主席。”朱理治说:“你是右派前线委员会的主席,赶快自首吧!”习仲勋说:“我有什么自首的,向谁自首!我说我是革命的,你们说我不是革命的,我今天也豁出去了。我什么也不要,主席也不当了,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这时,隔壁传来张秀山被严刑拷打的惨叫声。习仲勋听见火冒三丈,大声训斥说:“朱理治,你是真共产党,还是假共产党?即使真正的犯人,也不能刑讯逼供呀!”朱理治被问得理屈词穷,扬了一下手说:“把习仲勋押下去。”

      盼望党中央解救

      习仲勋回到刘志丹的身边,禁不住痛哭起来。刘志丹说:“暂时忍耐吧,听说党中央、毛主席就要来了。他们正在向静宁和会宁前进呢。”习仲勋喜出望外:“消息可靠吗?”刘志丹说:“十分可靠。咱们现在决不能激动,决不能感情用事,也不能激怒他们,而是要拖,多拖几日就是胜利。现在他们天天都在抓人、杀人、活埋人,咱们后面的院子里已挖下了两个大坑,就是准备活埋咱们的;如果咱们顶牛,说不定人家提前动手;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党中央解救咱们也来不及了。”

      晚上,天气很冷,他们两手被反绑着,没有被子,两人背靠背坐在草铺上,互相用身子取暖。一会儿,一个冒失鬼小伙子进来,一手提着大马刀,一手提着马鞭,看见他们两人背靠背坐着,骂道:“你们又不是夫妻,还这么亲近,分开!”接着,他打了习仲勋一马刀背子,又抽了刘志丹一鞭子。习仲勋愤怒地说:“他是陕甘边区人民的领袖,你们这样打他!”“打他?打他咋啦?打他就像打蒋介石!”他说完把手一扬出去了,门又被关紧了。

      面对此情此景,二人都默默无言。习仲勋忽然声泪俱下,大喊:“党中央呀,你快来吧,快来救救陕甘边区吧!”刘志丹也掩面而哭。

      毛泽东急令“刀下留人”

  10月19日,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率领中央红军到达吴起(曾称吴旗)镇。毛泽东晚上住在一家贫农窑洞里。负责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央领导同志外围安全的是县独立营营长马福积和政委龚逢春,还有乡党委书记张明科。乡苏维埃政府主席是刘志丹的堂弟刘景泉。刘景泉对张明科、龚逢春、马福积说:“趁这个机会,赶快向中央汇报一下刘志丹被关押的情况。”张明科说:“你去站岗放哨,我们三个一齐去找谢觉哉,让他转告毛主席和周副主席。”

      三人进了谢觉哉的窑洞,详细汇报了陕北的现状。谢觉哉听后大吃一惊,忙去向毛主席简单说明了陕北三人的来意。毛泽东说:“让他们进来详细谈,把恩来同志也叫来听。”三个人进了毛泽东住的窑洞,擦干眼泪,整整说了3个小时。毛泽东感到事态特别严重紧急,他让周恩来通知来了王首道、刘向三、贾拓夫等人,对他们说:“你们拿上中央的信件,带上部队,赶快去瓦窑堡,接管陕甘晋省保卫局,先把局势稳定下来,立即停止抓人,停止杀人,刀下留人,避免事态进一步恶化。”(小标题为编者所加,下期请阅读第十章《党中央来了晴了天》)

0% (0)
0% (10)
关键字:
上一篇: 延安时期陈云的学习生活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留言- 人才招聘-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